中国经济形势—谈中国地方政府运作模式

前面好一佳说到了中国经济形势里面最主要的,14亿中国人一起参与进来的房地产经济,直接把全中国14亿人的羊毛剪了。今天好一佳继续中国经济形势的下一个话题,中国地方政府运作模式。一样的,在话题开始之前来一张妈妈在线形象代言人海妮的照片。妈妈在线形象代言人海妮30

春秋战国时期的老子在道德经上说“治大国如烹小鲜”,那么地方政府是如何运作的?地方政府的运作,就跟一个家庭,一个企业的运作是一样的道理,就是要保持收支两条线,收支平衡。地方政府的收入包括:地方本级税收、中央税收返还,以及上级政府的转移支付。“中央税收返还”就是把从当地收上去的税收一部分或全部返还给地方,支持地方发展;转移支付就是中央政府,或上一级政府把东边收的钱转移到西边,主要是为了均衡地区发展的差异性而给予地方的一种财政拨款或补贴。

除此之外,为了获得更多的资金支持,地方政府还会积极的跟各种信托公司合作,城投公司合作,向银行借债或对外进行大范围发债,搞各种基础设施建设,其中包括交通、邮电、供水、供电、商业、服务、科研与技术、园林绿化、环境保护、文化教育、卫生事业等市政公用工程设施和公共生活服务设施等。妈妈在线形象代言人海妮31

从1980年到2000年之间,中国地方政府发展还算是多样化的发展,生态链基本完整,实体企业欣欣向荣,人们生活得轻松、悠闲、自在,基本没什么压力可言。1997年起中国各地开始大力的发展房地产,到2008年遇到了瓶颈,实际上也是中国房地产的饱和期。中国房地产这10年的发展就是一个市场经济形式,可是从2008年到2019年,这10年发展却完全是一个计划经济形式。

2000年的时候中国的财政收入是1.3万亿元,2/3来自实体经济,2018年全国财政收入是18万亿元,几乎翻了14倍,2/3来自土地财政和房地产业,以及与之相关的行业。截止目前为止,据统计全国共有19个省市公布了2016年各省市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或财政收入。从公布数据来看,排名前十的分别是广东、江苏、上海、山东、浙江、北京、河北、安徽、福建和河南。其中,广东省2016年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总量突破万亿元,广东成为全国首个地方公共财政收入跨入“万亿元俱乐部”的地区。

2008年,2013年,2015年,2018年,许多地方政府多次收购房地产商过剩的住房,以拯救当地的房地产业,提振房地产市场。依当时的销售速度,安徽蚌埠2014年的房屋库存量需要近5年时间来消化,市政府称2016年从开发商手中收购了近6000套住宅,现在还在继续这样收购。地方政府举债买房是出于对房地产泡沫破裂的危机感,看起来好像是维护了房地产市场,但实际上再次推高了房价,激发了当地房地产商开发更多的房子,让政府继续收购。再后来为了消化更多的楼市库存,许多地方政府还开始了大量的棚改货币化安置,为房地产去库存装上了新的引擎。农民们终于被请进了城市,住进了富丽堂皇的小区,可是物业费、水费、电费、暖气费奇高,所以大多数农民进了县城之后,又返回了农村居住,县城还是那个县城,只不过多了一些没用的空房子而已。妈妈在线形象代言人海妮32

我们常常听说过某某人一夜暴富,现在地方政府也属于这种情况。地方政府有了钱之后,考虑的并不是发展实体经济,而是每年大兴土木大搞基建工程,非得把这些财政盈余全部花完不可,同时还要大量举债,过度开发。每一任地方政府领导任期五年,他们一般在任期的最后两年大搞基础建设,有些完全没必要的,有些是形象工程。一条马路拆了修,修了拆,10年能修10次,一个广场建了扩,扩了建,5年能修两、三次,地方政府目前的这些做事方法,一是文化素质不高,二是搞个利益的输送和关系的平衡,贪污腐败,势力频频发生,每分每秒都存在。

10多年的土地财政已经让地方政府失去了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官方那种招商引资的动力,他们只需要大手一挥批地卖地,就会财源滚滚。现在土地财政似乎已经极度的发达,让地方政府赚的盆满钵满,不再依靠招商引资发展民营实体经济,就可以让年年旱涝保收,月月高枕无忧。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制造业那点微薄的税收,他们已经瞧不上眼了,所以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爱来不来,爱走不走,爱招不招。常年的土地财政养肥了地方政府,同时也已经形成了他们对招商引资的态度,对中国民营实体经济的态度,对高科技的漠视,他们甚至会认为高科技是一种诈骗术,只有房地产才是货真价实的东西,其他都是假,并对一切产生怀疑,对实体全面放弃。

土地财政已经让地方政府没有这种危机感和安全意识,尽管许多地方的房价已经开始在下跌了,且跌幅很严重,但是更多地方政府还在寄希望房价上涨,还想卖地赚钱,还想大搞基础建设,他们的大脑中只有旧基建的模样,而没有新基建的意识。旧基建就是过去的修桥补路,新基建指的是高科技、互联网络、AI人物智能等,这些或许他们听都没听过,或许听了,但是谁也不曾想过。

中国房地产业的发展实际上也是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博弈的结果。1980年,中央与地方政府分灶吃饭,实行了财政分权改革;1994年,中央与地方政府进行了分税制改革,在分税制下,国税和地税分开征收。分税制改革主要是当时偷税漏税严重,国税和地税分开可以有效调动地方的积极性,同时减少中央财政的支出。2000年起,房地产作为依附土地资源的载体,既成就了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又维持了地方政府超负荷融资扩张的行为。国税地税分开出现了很多问题,中央政府经过多次讨论之后决定:2018年6月15日起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实行国税局、地税局合并。

中央政府2010年之前就要求地方政府多样化发展,但是地方政府是什么赚钱做什么。地方政府近10年财政收入基本上都是靠卖地得来的,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商的利润分成比例大概是70:30,有些地方连70:30都达不到,也就是说地方政府拿走了70%利润,房地产商拿了30%的利润。但是靠卖地赚钱、靠房地产赚钱是不可持续的,已经到了极限。因为农业、工艺、渔业、服务业、甚至是畜牧业的羊毛已经被统统剪完了,下面剩下的就是扒皮了,可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地方政府只知道“城镇化”,只知道卖地赚钱,不知道“逆城镇化”,而中央政府要求地方政府两个方面都要推动。城镇化进程中农村也不能衰落,农业不要丢弃,要相得益彰、相辅相成。因此地方政府的警钟该敲一敲了,实体经济、高科技、AI人工智能,早就应该提上议事日程了。邓小平同志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习近平主席说,“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房地产先往后靠吧,这或许就是地方政府的重生和地方人民的幸福。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高度重视科技创新,围绕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推进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提出一系列新思想、新论断、新要求。习近平主席再三强调:中国如果不走创新驱动道路,新旧动能不能顺利转换,是不可能真正强大起来的,只能是大而不强。强起来靠创新,创新靠人才。人才政策、创新机制都是下一步改革的重点。

好了,今天好一佳就写到这里,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中国经济形势,请关注好一佳,谢谢。

About the author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