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同厂不同床,苦我心志

前面好一佳说到了好一佳在台湾人开的鞋厂里面,人事科科长不由分说把好一佳直接拉出厂区,好一佳再一次进入同一家工厂,这上好一佳心里很不爽。今天,好一佳继续说说好一佳自己与老婆的故事。

太庙

好一佳去广州的目的就是希望好一佳可以与老婆在一起工作,生活。不完全是为了钱,那个时候的好一佳,对于钱是没有感觉的,赚钱不赚钱没什么概念。也就是随便过就好了。很多时候都是因为爱才去做事情。这是很单纯的一种想法。好一佳去了东莞主山以后,老婆很快就从大岭山工厂辞工,来到好一佳主山的工厂,因为老婆是针车高手,所以,老婆被分到针车部门里面。就这样,好一佳在成型车间,老婆在针车里面。一家工厂的两个部门。

工作安定下来。这个时候好一佳是在男生宿舍里面,一个房间里面有8个人,老婆在女生宿舍里面,有多少人不知道了。也就是好一佳不可以与老婆在一个宿舍里面,这就是现实。在加上,那个时候好一佳的工资只有200多,成型里面最高的也就6.700元,当官的1000多人民币。最好的经理,副理一个有3000元左右,所以,很多人都想当官。好一佳自己200多元钱,老婆的工资是500元左右,两个人也就800元一个月,根本就没钱租房子,也没想租房子。这就是现实。

现实是残酷的,好一佳与老婆在一家工厂上班,却不可以在一起睡觉,对于20几岁的好一佳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好一佳自己在成型,基本上是不加班的,老婆在针车,是每天晚上都加班的。也就是基本上没时间在一起。时间也不匹配了,在一个厂里,还不可以见面。苦也。吃饭不在一起,睡觉也不再一起,每天唯一可以见面的就是晚上下班以后,不管晚上11点,12点,凌晨1点,好一佳都会等老婆下班以后见上一面才回宿舍睡觉,每天晚上,全宿舍都是好一佳最后一个回。何其苦也。

现在想起来这些,好一佳突然想起一句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在东莞主山台湾人的工厂打工,是好一佳这一生最不爽的一个时代,完全与好一佳放荡无羁的心态不一致。钱没有赚到,心也接受煎熬。好了,今天好一佳就写到这里,如果你喜欢好一佳,请关注好一佳,谢谢。

About the author

发表评论